陳奕迅+林夕:人間有冤,六月飛霜

六月飛霜 – 陳奕迅

作曲:Kool [email protected] Zoo / [email protected] Music
填詞:林夕
編曲:Kool [email protected] Zoo / [email protected] Music
監製:Kool [email protected] Zoo / [email protected] Music

當 未慣靜默靜得聽到心跳竟加倍緊張
未信自在在於天生天養 難以弱勝強 殺入戰場

最終 習慣為著獵取一身盔甲竟不怕損傷
為了夢幻日子得到保障 用惡夢結賬
烏托邦 販賣血汗變棟樑 [誰被誰越抬越上] 烏托邦 那獵物也是獵人 踏破了樹林
浮在半空寄生貨櫃箱

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個個笑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
猶如吞仙丹上月亮 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

當 習慣附和大家講的真理都得到獎賞
未慣十字路口挑選方向 離隊要膽量 拒絕跳牆
一輩子 血汗注入拍賣場 [誰被誰越抬越上] 一輩子 價值像泡沫上揚 誓與天較量
埋下理想栽種幻想

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個個笑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
猶如吞仙丹上月亮 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

即使你跟我比鬥已極平常
囂張得敢與天格鬥 才是榜樣
開天闢地之歌 轟轟烈烈 大合唱
如何憑人力綑綁一剎夕陽
如何憑財力去扭轉天亮 請拍掌

習慣了這異象 誰又在叫嚷
六月飛霜 世界怪得誇張
誰又去決定誰正常 不知哪個有異想
未曾盡興 剩下砒霜 當配方分享
誰來斗膽講仙丹會斷腸 誰有膽去相信過激立場
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誰說得漂亮

最可笑的 喊亦正常
最悲壯的 笑亦正常
哪一個可 發育正常

講講詞:

回歸以來,唯一受到中共全方位打壓的政治運動只有五區公投。每年七一?都亂不了事。零三年那次大家遊行完也很守秩序地回家去,給了中共喘息的政治空間,還以此沾沾自喜。六四?讓你們自我感覺良好一下,對政治壓力反過來還有舒解作用呢。公投醞釀期間的輿論氣氛就是各界全力寫衰。左報硬有硬打、扮中立的日月報則軟有軟打。當時會說人話的只有一家報紙。我記得當天林夕在專欄上也鼓動人們去投票,說「今天不投,還待何時」。

林夕最近寫了《六月飛霜》給陳奕迅。這首舒文主理的歌大有悲壯激昂的氣像。比起早前的《超錯》有更深的政治刻劃。在歌裡林夕竟大膽勾劃出當代中國的社會亂狀,意味深長的典故、意象、比喻橫飛:六月,春夏之交。飛霜,即為人間變亂。這場變亂之後,大家便「埋下理想栽種幻想」。

改革開放三十年,承著二戰之後的連串政治內鬥,以文革為休止符,在神州上呈現的卻是一個率獸食人的蠻荒國度。招來外資,自毀長城為世界工廠,污染環境以及「販賣血汗變棟樑」,換來「價值像泡沫上揚」的GDP,發展就是硬道理。連奸商用有毒食品賺錢也是大道理,在政府的護翼下毒害人民。經濟發展卻「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你不滿意,反抗吧。政府不是打你,便是關你,再不然就把你關進精神病院——「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毛澤東說:「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與人鬥,其樂無窮。」這個新中國,甚麼也鬥。新發財的大陸人「囂張得敢與天格鬥」。已沒人再相信經濟發展並非萬能。沒人再相信經濟發展並非仙丹。但你敢說麼?你敢說經濟、發展、大一統不是仙丹,而是砒霜?「誰來斗膽講仙丹會斷腸 誰有膽去相信過激立場」官方眼中的過激立場,也只是自由、民主、公平,這些在地球另一邊視作必然的普遍價值。

哪一個可發育正常?身體不吃出問題,精神也有問題。當中國人沒有正常生活的福份。林夕用詞之婉委,但意象是如此明白。六月飛霜,皆因人間有冤,黑白顛倒。最慘的是平常追棒陳奕迅的歌迷卻似乎沒太多討論這首歌的意欲,而大陸的網友卻已暗語連連、彼此心領神會,說著還差幾個月來不及之類的說話。港人港人,對政治的敏感度像個政治嬰兒,以不吃人間煙火為榮,坐食山崩,必在沉默中死亡。毛澤東雖直接間接殺人無數,但至少說出了上面那句要變天變地的豪情壯語。在英人治下畜養的港人,沒那麼大的氣概。

art by 岳敏君

7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