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結的淚:說黃耀明和林夕的《下一站天國》

黃耀明在【光天化日】的主打《下一站天國》似乎已經代表了粵語歌的一重極致。一重他和林夕自己亦無法超越的世界。這首歌的旋律、編曲恰恰正好代表著一種廣東歌的優良傳統:那種不慍不火的節奏,旋律不求一時一刻的大上大落。而是在音節的爬升和下沉之間不徐不疾地揮發著情感。這首歌的旋律給人一種迴旋的感覺,彷彿可以一直轉下去,唱到天荒地老。它的旋律和高昂悠揚的弦樂已隱藏著一種故作樂觀但不忍回望的情緒。這是歌的主調:感情的矛盾、欲斷難斷的苦楚。人生最苦,求不得、或者愛別離。得不到想要的東西、或者要離開鐘愛的事物,乃是大苦。但這首歌配上歌詞、緩和的編曲。那逝如夏花的感情、這個生關死劫卻又顯得那麼和藹豁達。那令人想起一個電影的蒙太奇:一滴凝拈在演員臉上的淚。有萬般的不捨,但又已經明白彼此的極限、世事的荒涼——已經是放手的時候。

林夕當然也給了這首歌最好的詞。這首詞彷彿完全不是靠他的聰明來寫成的,而是一種感情和經歷赤裸的傾瀉。八掛所得,黃耀明收到這份歌詞一度感觸落淚,詞人和歌人之間的經歷是愛是曖。歌詞就像電影,有蒙太奇的片段。詞裡提及的公園商店、天邊海角、陽光仁慈地滑過睡床‥‥‥這一切是平靜的、安穩的。歷經一切的瘋狂和神迷之後,故事完了,世界終回復了蒼涼和平靜。這是第一重的。第二重的描寫是物質世界之外的。現實場景,已是人走茶涼,然而精神世界裡卻有悠長的追念。要沾濕眼睛,做個記認。生怕在「各自夢遊餘下生命」的時候遺忘了對方。

這很明顯是一首講分手的歌,但它特別的地方是它的筆調是那麼平靜和緩,甚至隱隱有一種感恩的意味。它的意思是,分手是一件殘忍的事,但也感激有過之前的一切。那些經歷和記憶已紋在身體髮膚之中,洗不掉了。它是不想遺忘一切的,甚至想帶著這段記憶去到天國,再與對方相認。但這其實是一種故作堅強,「多麼傷感的笑聲」。始終是會不捨的。所以一直唱著「請勿回忘」,歌曲已至尾聲,但最後一句卻是「請勿善忘」。它的格局很廣,但又千迴百轉地寫出了欲斷難斷的心理狀態。天國是末來之國,爾國仍未降臨,而凡人免不了仍在我執的泥沼中等待,在超脫和沉淪之中來來往往。

曲:黃耀明/蔡德才
詞:林夕
編+監/蔡德才

明日過後我的天空失去你的海岸
餘下今天足夠我嚮往
陽光正仁慈地滑過睡床
然後時候有限換來無限奢望
然後公園商店逛一趟
還可以平靜地望透天邊海角
我已很快樂
改天再訪若你仍盼望

請吸一口氣證明你開心
(請揮手證明你開心)
請牽一牽掛試驗愛的殘忍
(開開心心請不要試驗我的惻隱)
縮短了永恆增長了皺紋
於天國再會亦能拾回前塵
請緊緊擁抱證明你貪心
請輕輕一吻證明這個不是路人
(即使貪心請給我證明我不是路人)
撫摸過雪人苦戀過聖人
從來未遇過你聲音多動人
(多麼傷感的笑聲)

明日再會我的身軀搜索你的身影
如下一站不會到天國
來沾濕我眼睛做個記認
然後然後各自夢遊餘下生命
然後彼此都要更高興如果再無然後踏過天路歷程
你我可約定
將於哪天在哪兒暢泳

請勿回望 請勿回望 請勿善忘

7 thoughts on “凝結的淚:說黃耀明和林夕的《下一站天國》”

  1. 即使如何喜歡林夕如何喜愛明哥,
    我還是很討厭很討厭這首歌首詞,
    若點歌人移情別戀,然後為舊愛留下此曲,何等可笑?

  2. 我認為不是這樣。如果點這歌的人是被飛的,那就顯得整件事比較「對」一點?其實感情事說對錯本身就不太對吧。

  3. 聽到這曲就無法不和是枝裕和執導的《下一站天國》拉上關聯,在歌詞上也稍稍感到內容是相通的。

  4. 唔知點解, 我成日將呢首歌同身外情撈亂.  好似咩 ?  melody 似定歌詞似, 我自己都搞唔清楚, 總之畀人問鍾唔鍾意下一站天國時, 腦裡就自然會響起身 帶走傷感, 帶不走哭得轉紅了的燈
    我唔知點解呢兩隻歌在我的記憶庫裡是 twins

  5. 唔知點解, 我成日將呢首歌同身外情撈亂.  好似咩 ?  melody 似定歌詞似, 我自己都搞唔清楚, 總之畀人問鍾唔鍾意下一站天國時, 腦裡就自然會響起身 帶走傷感, 帶不走哭得轉紅了的燈
    我唔知點解呢兩隻歌在我的記憶庫裡是 twin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