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對流行音樂並沒有那麼情深款款

陳奕迅的【Time Flies】也非一無是處。至少它又將我們帶到一個老話題上:歌詞在歌曲中的比重。不幸的是,看著豆瓣上十有九個五星評價,已經肯定,在這年代做一隻有noise的大碟是多麼容易。你只需撚出一首一首話題上具煽動力的歌詞——噢大家已經去到見山非山、聽歌非歌的高深境界。

香港音樂產品的周期十分短暫,它是喧鬧人多的K場裡那高清電視中只播幾個星期的霎眼嬌、它是泥地上未盛開就已腐朽的夏花。音樂對香港人來說,從來不是一件正經八百的事情。它只是用來消費的,用來跟其他人有共同話題,就好像你是小孩子時要看卡通片,不然便跟班上的同學沒有話題。

香港人考試靠雞精、搵錢靠炒樓,最緊要快。所以聽歌也要以最快速度吸收,這歌是講甚麼的?這個問題最容易,抓來個歌曲的輪廓,用最快的速度進入三四分鐘的歌曲裡,是一次死去活來、是一口心靈雞湯、或者一場林夕或黃偉文操刀的人生道理雞精班。旋律、編曲這些歌曲的骨格和靈魂,自是打入冷宮。欣賞曲和編,從來沒有讀詞那麼容易便捷。香港人對流行音樂並沒有那麼情深款款,會去欣賞一首歌抽象的組成部份。之前已說過,流行曲對香港人來說,是話題、是消費、是手指一按的下載、是K場裡的同聲一哭、一聲虛無的發泄。人地聽,我咪聽。丫都幾好聽丫。

MR.的歌與Bon Jovi的歌相像得可以MIX在一起似是一首歌,在Youtube上給一個高人剪成一段與crossover無異的嘲諷,看得人棒腹大笑之餘又是無奈。更無奈的是高呼抄歌無恥的下場是人人都「諄諄善誘」地告訴你,「這些事何需那麼執著」、「歌來來去去都係果幾個音」。香港人從來甚麼都沒所謂。一堆的拉雜在一起,前仆後繼地吃著人家塞給你的。同一個模式的電視劇還不是看了三十年,熟口熟面的外國劇集原汁原味抄來了香港,轉個角色名字又當是新的,觀眾照看不誤。怪不得把人家的歌拿來改幾隻音、寫首廣東詞,又是一首自己的新歌,省時省力。照樣有粉絲背書大讚好聽。

插圖:Faunadestia by Marilyn Mans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