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風誰更飄香屑

出軌的時候,並不意識它的發生,也沒怎麼感到罪惡內咎。跟上一位女友一起的時候,也曾有這麼的一兩次。對方也是有個男友的,然我們有一段時間是挺親蜜的。其時我有自己一個房間,這尤令事情容易。她在我床上的手機響了,是他男朋友來找她,我偷偷關了它,弄得她又氣又笑。我當然是知道她不能得失這個男友,也沒想過要把她搶過來(也未必能),只是我實在喜歡她——不過這是一種更純粹的喜歡而已。我並不真的深愛她,不過喜歡時時見著她、跟她說話、喜歡落入她的糾纏。那時我們比現在更小,但我們已有一些可憐的閱歷,足夠使大家辦認出對方實際上,並不可能。一個崩潰的時代,小孩子要不非常愚苯、要不非常——像她那樣,早早就知道綁一個有錢的男朋友比努力讀書——也許——更實際。

我現在記得那次——她來到問我借她一道ipod的連接線,我寵愛她,樂意為她做些小事情——反正我不付出甚麼。那時,我忍不住親吻她,擒獲她的一切——然而我們沒有得手。並非良心,而是她月事之中,此路不通。之後我送她離開。其時初夏臨風,她穿著的那件輕紗裙和緩飄擺。我們在街上牽著手輕鬆的走逛——這好像出了點問題,一切似乎太稀鬆平常?我到現在也不明白,我心中竟一點罪咎也沒有。好像一個小孩在吃晚飯前偷偷吃了一顆糖果般,也不覺甚麼。

早一陣子,我向舊同學要回她的電話,想找她拿回那條連接線。看著我家的舊ipod放著封塵,不知會不會壞掉。我撥電,打不通。打算翌日再打,但之後又忘記了,之後還陰差陽錯地重洗了電話——又失掉了她的電話。之後亦不試圖去她了,既緣盡就由它去了。我心底裡又害怕她變得太多,害我認不出來,記得就好。免得連一點好回憶也破壞殆盡。我現在亦不願意見甚麼小學同學中學同學之類。看見以前有過好印象的,成了別個樣子,徒傷心。

插圖:Lovers

One thought on “臨風誰更飄香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