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沒有不滿和反對的權利

有人鄙夷那些高調反對驗毒的青少年團體,謂如此不是本末倒置,對青少年吸毒問題有何肋益?又有人說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意指學生若無吸毒怕咩驗毒?哈好笑喇,處理毒禍之重責不知何時竟由面對學生才能強政勵治的特區政府轉到了學生柔弱的肩頭上?學生不肯驗毒——先不論原因為何——就是他逃避、是他不肯合作改善學生吸毒問題?

 

哈好笑喇,這種與曾俊華面對市民不滿財政預算案時那種「你不滿的話應該提出更好提議」的邏輯不是如出一徹?為何社會可以不滿曾俊華持此論調,今天卻將之加於後生身上?還是因為四十幾萬中學生裡有少部分索K被擒,其餘就自動成為索K嫌疑犯,要反過來用自願驗毒來「證明」自己沒有吸毒?

承認吧,因為你我心裡都想著「驗佢地啫,又唔係驗我」,細節當然不用參詳,急不及待大發膠論,中國人向來都是各家自掃門前雪,官府做甚麼也好只要不擾著我就好了。反正大家心裡其實都覺得跟後生不需講尊重,只不過沒有像某校董一樣把「學生受緊中學教育嘅時候,唔需要計較佢哋嘅私隱」說到嘴邊而已。一個政策壓下來,原來後生連不滿和拒絕的權利也不配有,還要自動登高一呼自動除褲撤尿以示身家青白?

以同樣邏輯,校園驗處計劃大概很快實拖,無毒校園之後大概便有貞潔校園,反正教會與政府近年非常老友。為了社會道德,學生們要齊齊驗處,你不驗就是濫交援交之嫌疑犯,你不滿意就必須交出二百頁計劃書建議不驗處如何解決援交濫交問題。曾狗仁龍等高官每人每月支幾十萬公帑,職責原來不是解決問題,而是督促那些不滿的市民代其提出更好政策建議。

Reference:

5 thoughts on “青少年沒有不滿和反對的權利”

  1. 路過。
    三倍兄,政府接受市民納稅資助行政,不應反對市民
    你還記得這吧ww
    (抑或你在曲線??)

  2. 「很多人批評特首,但年輕人最無資格(least qualified)去批評,因為沒有了特首,你們不能得到如此多資源。」

    羅范椒芬 11.04.200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