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中產

據知明光一類道德至上團體不時會開辦一些講座,內容當然是如何正視社會歪風諸如此類。有趣的是他們在席上會派發廣管局淫審廣管等審查機構之單張,並會非常細心地教導一眾在場人士(主要是家長)如何投訴看不過眼、有傷風化、敗壞社會道德的東西。最新壯烈犧牲的是兩個小朋友在鏡頭前不停擠眉弄眼的吉百利巧克力廣告。巧克力商銳意革新百年老牌的型像,廣告的意思大概是指吉百利巧克力會令人開心得眉飛色舞。家長們看一次覺得不明所以,看兩次便無明火起,指廣告教壞有樣學樣的小朋友,「有失斯文」喎,至行文為止亦找不到確實投訴數字,又聽說廣告會被禁播,但未知是否實屬。投訴是有,但停播與否我並不知道——好似十九才子般引錯消息就唔好啦。

年前社民連三子在議會裡擲蕉、大講仆街臭四等俗語時,在民間聽得最多的字詞亦是甚麼「教壞細路」、「為青少年樹立壞榜樣」諸如此類。先不說現在會不會有青年人以立會議員作為榜樣啦——連大人都認不到議員的面目,真難為他們在此等話題上義正辭嚴時還面不紅耳不赤——而是從近年這些彷如未開化土著的喧鬧中,我們可以依稀可以見到一道中產意識的脈絡。如果我們簡約地將咩撚都投訴的行為約化為一些港人「食飽飯無屎痾」之故,投訴之風近年一次比一次烈、一次比一次令人摸不著頭腦,則說明香港地確實有一群便秘人士存在。而我們大可繼續推演:這群人可以有時間坐在電視面前、又有時間去填表投訴,一定不會是為口奔馳一日做十六個鐘的草根階層……中產或以上社群、家庭主婦(家長)可以說是最有可能的選項。

近年政客和宗教界人士的口徑異常和諧,高呼要「捍衛家庭價值」、「關注社會歪風」之類主張大有市場。可以看到,社會上握有(廣義上的)權力的一群似乎越來越熱衷於關注這個、監管那個。其實這個現象與青年毒禍有著同樣背景。青年吸毒、緩交,究其根本,在於近年社會上那不見天日的暗淡氛圍。九七之後,財富分配越見不均,青年出路越見艱難,在學界過關斬將讀完大學後亦會淪為大集團的廉價勞工。上一代仍抱著那套「一個家庭十兄弟姊妹,兄長每天要照顧弟弟,還要做家務﹔姐姐又要燒菜洗碗,同時,也要努力讀書,可望出人頭地」的陳年獅子山主義去教訓今日年青人不去努力讀書。吸毒當然是一種逃避,沒人說逃避是對的,但社會無法阻止他們意欲逃避一個似乎沒有明天的世界。大人們又有甚麼底氣去叫年輕女孩子努力讀書,不要緩交?努力讀書的出口似乎是一片空洞,緩交尚且有花花綠綠的鈔票過手。

青年出路收窄,大人亦不好過。新自由主義的魔爪伸至,老師、社工、醫生等以往中產社群的中堅大批淪為合約員工,不知明年是否續約,前途未明,患得患失,社會(經濟)角色搖搖欲墜。而他們在家庭裡的位置,又往往是仗著這經濟地位而支撐,如此情況下,中產們經歷了一種早來的中年(角色)危機。工作不知能否保住,升職就更加不敢奢望。注意力於是退守家庭,青少年表面上乖乖聽話,可被控制,是家長們一口亂世中的麻醉劑,一種表面的秩序井然。

秩序井然,也是很多中產的追求。他們不能容忍自己的世界有一絲亂象。所以耶教秩序井然的世界觀便很合他們的口味,你可曾見過中產人士信仰滿天神佛的民間宗教?一切都要秩序井然,看見不合眼的,自然起勢投訴。投訴是中產的焦慮和燥狂,投訴是中產一種深沉的失落。

2 thoughts on “失落的中產”

  1. 1. 是的,世界大亂;我的家庭不要陷下來就夠了.
    2. 不好意思,耶穌的出現為當代的宗教,社會,國際帶來了重大的改變.接受祂為主,代表接受改變你人生的邀請.想要做一位真正的基督徒而希望單是維持舊有的秩序基本上是有矛盾的.
    3. 投訴,正如你關心政治,做得好的話是改變社會的一個方式.
    4. 你為將來焦慮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